本报评论:“鼠标少年”的烦恼(2)

“成名”罪与罚

11月18日,律师游飞翥发布微博称:“今晨,甘肃天水杨同学就读的学校以各方面压力太大为由,禁止鼠标少年进入教室。望各界关注帮助!”此文一出,随即引起轩然大波。

20多分钟后,甘肃省教育厅微博迅速回应:“已关注。我们已责成天水市教育局立即核查。接受义务教育是每一个公民的权利和责任,学校的根本任务就是教书育人,只有不会教的老师,没有教不好的学生。”

19日上午,该官微又发微博称:“在对事情的全过程调查了解后,秦州区教育部门表示,在尊重杨某及其家长意愿的前提下,本着对孩子负责的精神,杨某可在秦州区育生中学继续借读,并需补办正式借读手续,也可返回原张家川县张家川镇中学就读。”

杨辉得以重返校园,他再次感谢“全国网友的支持与声援”。他已经习惯了如何捕获网友的声音,受人注目,他也不再有陌生感。

21日晚,杨辉坐在出租车后排,依然被司机一眼认出,“这不就是那个学生么?”“前几天没剪头发的时候,更容易被人认出来,现在剪了头发还好点了。”这个16岁少年没想到自己现在这么火。

杨辉的人生轨迹在9月份被彻底改变。9月14日,甘肃的国家级贫困县张家川发生一起命案,路过案发现场时,杨辉随手拍了几张照片,传到了QQ空间,并附上了几句话。就是这么简单的举动,让他被警方刑拘,也让杨辉和张家川迅速成为舆论风暴中心。

9月23日凌晨,等到被当地警方释放,杨辉才发现自己的世界已经变了模样。“第一次听到电视台和广播里在说自己的名字,当时还是很激动的。”虽然当晚因天气原因,迎接他走出看守所的只有几位坚守到凌晨的记者,但第二天,他右手举V的照片迅速在网络世界传播。

作为符号的杨辉成了公共事件。很多人给杨辉贴上公民标签,将他被拘留解读为公权力越界,而从刑拘改行拘,又被认为是公权力及时纠错。

有人开始追问杨辉对时事的洞见和对公共事务的看法,但他显然还是个孩子,无法撑满成人社会期望赋予他的公众形象。

杨辉的微博并不犀利,相反,他在评论河北承德一学校百余人斗殴时说:“规模之大让我们这些晚辈跪地膜拜。”而在9月29日,他还亲自参与了一次小规模的斗殴,这也让他的形象在出名后第一次引来巨大争议。

杨辉回忆,那天下午,在当地另一所初中阿阳中学受到同学欺负的表弟李奇找到自己,希望自己能去摆平。下午上了一节课后,杨辉就打电话叫来了一位社会上的朋友,与李奇叫来的4个朋友一起,到阿阳中学与多次殴打李奇的一伙人交涉,双方很快升级为武斗,杨辉还揪住对方的一个人拉进厕所,“扇了他两巴掌”。

网络上的批评随之而来,人们再次翻出了杨辉曾参与偷盗摩托车的旧事,他就是一个问题少年,肯定当不了“中国好少年”。